弓形虫(Toxoplasma gondii)可以感染所有恒温动物,其中猫是弓形虫的终末宿主(寄生虫成虫或有性生殖阶段所寄生的宿主)。弓形虫卵在猫小肠上皮细胞内繁殖形成新的卵囊并随粪便排到体外,1-4天成熟,污染环境。中间宿主(包括人)可通过摄入被卵囊污染的食物或水被感染。


 人类感染弓形虫 

分为先天性弓形虫病和获得性弓形虫病。

孕妇感染弓形虫,可能会导致婴儿先天性弓形虫病。怀孕早期感染常伴有流产、早产、死产、死胎。婴儿出生后:严重者多损害眼和脑造成脑积液、小脑畸形、小眼球、斜视、智力缺陷等。

 

眼部症状

脑积水

畸形儿

 

获得性弓形虫病急性期表现较为复杂。首先出现弓形虫血症,虫体经过血流向全身播散。其后出现淋巴结肿大,以头部、颈部淋巴结肿大最为常见。中枢神经系统则表现为为脑炎、脑膜炎、癫痫和精神异常等。眼部表现为脉络膜视网膜炎等。也可导致肺炎、心肌炎、肠炎、皮疹等。

眼部症状—脉络膜视网膜炎

 

 弓形虫的生活史  

 

弓形虫的生命周期中有三个感染阶段:

①速殖子(tachyzoites):在不同类型的宿主细胞中通过重复孢内生殖快速繁殖。

②在组织包囊中的缓殖子( bradyzoites ):在组织包囊内,缓殖子通过孢内生殖缓慢繁殖。组织包囊是中间宿主生命周期的最终阶段,具有传染性。组织包囊也会周期性地破裂,缓殖子转变成速殖子再次侵入宿主细胞,在新组织囊体中再次转变成缓殖子。

③孢子卵囊中的子孢子(sporozoites ) :无性繁殖的最后阶段开始进入有性繁殖。配子生殖(Gamogony)和卵囊(oocyst)的形成发生在小肠上皮细胞。未孢子化的卵囊被释放到肠腔内,随粪便进入环境。孢子发生在宿主体外,导致感染性卵囊的发育,其中包含两个孢囊,每个孢囊都含有四个孢子体。

 

 传播途径 

 以上三个阶段对中间宿主和最终宿主都具有感染性,它们可能主要通过以下途径之一获得弓形虫感染。

 ●水平方向:从环境中口服感染性卵囊。

●水平方向:食入的生肉、未煮熟的肉或中间宿主的内脏中含有组织包囊。

●垂直方向:通过速殖子经胎盘传递。

 

弓形虫组织囊肿初次感染猫后,速殖子立即开始了一段无性繁殖期,在无性生殖的末期开始有性生殖并形成卵囊,几乎所有初期感染弓形虫组织囊肿的猫在经历3-10天的潜伏期后都会排出卵囊。虽然猫通常在感染的初期排出大量的卵囊(可能超过1亿个)。但最近的研究发现在猫在初次感染的几年后可能由于某些诱发因素再次排出弓形虫卵囊。

 

卵囊在有充足的空气、湿度和温暖温度的环境条件下,1-5天发展成具有传染性的孢子。弓形虫孢子卵囊对环境有很强的抗性。它们能在寒冷和干燥环境中短时间存活,并在潮湿的土壤或沙子中保持传染性长达18个月。但在55–60°C加热1-2分钟可以被杀死。

 

弓形虫的诊断

随着家养宠物的增多,人与宠物密切接触增加了人感染弓形虫的风险。因此,有效预防和控制弓形虫病在动物和人类中传播尤为重要。

 

防控弓形虫病,需要可靠的诊断或测试方法。在动物和人类中,有许多检测弓形虫的方法。弓形虫抗体血清学检测可以反应犬猫感染弓形虫的情况,可用于诊断与监测弓形虫病。 若同时检测IgM、IgG水平,结果更精确。

 

IgG一般在感染的1-2周出现,1-2个月达到峰值。IgM抗体相比于IgG抗体出现的早、下降快。因此弓形虫高IgG抗体可以排除近期感染的可能性,而IgM含量高可能近期发生过弓形虫感染。

 

抗体(Ab)反应动力学

描述了不同亚型的平均动力学,但根据不同的患者所以及使用的血清学技术可能会有差异。IgM也可以在感染数年后被检测到。

 

IgA和IgM抗体在感染的的第一周产生,在1个月内到达峰值。特异性IgE抗体也在早期产生并迅速消失。特异性IgM抗体水平通常在1 - 6个月后下降,但通常在一年或更长时间内仍可检测到。在特殊情况下,IgM可以在3个月内消失或几乎检测不到。另一方面,最初认为特异性IgA的持续时间较短,但后来证明它可在更长时间后被发现,因此,它不能作为近期感染的标志。个体免疫应答和所用技术的变化都会影响IgG动力学的检测,在IgM水平最初升高1 - 3周后可检测到IgG。IgG在2 - 3个月内达到稳定状态,然后或多或少迅速下降后持续剩余的滴度,这在不同的个体中变化较大。

 

依可立康犬猫弓形虫抗体(TOXO IgG/IgM)快速检测卡结果判读及意义。

 

测试过程图解

 

 

结果判定



表1.判读意义

IgG抗体结果

IgM抗体结果

血清样本解释

-阴性

-阴性

无感染弓形虫迹象

-阴性

+阳性

近期感染,需隔离。可以10天内再次取样检测。观察IgG、IgM结果,确认诊断结果。

 

+阳性

-阴性

可能以前感染过。10天内再次取样检测,确认诊断结果。

+阳性

+阳性

可能在近期感染过弓形虫,需隔离。可以10天内再次取样检测。观察IgG、IgM结果,确认诊断结果。

 

 

References


1.Tenter A M, Heckeroth A R, Weiss L M. Toxoplasma gondii : from animals to huma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Parasitology, 2000, 30(12):1217-1258.

2.Robertgangneux F, Dardé M L. Epidemiology of and Diagnostic Strategies for Toxoplasmosis[J]. Clinical Microbiology Reviews, 2012, 25(2):264-296.

3.Quan L, Wang Z D, Huang S Y, et al. Diagnosis of toxoplasmosis and typing of Toxoplasma gondii[J]. Particle and Fibre Toxicology,8,1(2015-05-28), 2015, 8(1):292.

4.Liesenfeld O, Press C, Flanders R, et al. Study of Abbott Toxo IMx system for detection of immunoglobulin G and immunoglobulin M toxoplasma antibodies: value of confirmatory testing for diagnosis of acute toxoplasmosis.[J]. Journal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 1996, 34(10):2526.

5.Meylan P, Paris L, Liesenfeld O. Multicenter evaluation of the Elecsys Toxo IgG and IgM tests for the diagnosis of infection with Toxoplasma gondii[J]. European Journal of Microbiology & Immunology, 2015, 5(2):150-158.